土豆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26(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如胶似漆的拥抱过后,蛋糕点上蜡烛,原本埋怨的白线怦然心动,烛光映在圆黑的眼眸中如明亮的星星,白线双手交握,开心的表情因为严枫而出现一丝破绽。

严枫今天戴了眼镜,五官被眼镜模糊锋芒,看起来更斯文随和,笑意淡淡的,欠声说:“小白,生日快乐,哥哥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没准备礼物,下次再补给你。”

“没关系。”白线说话时抬头看了看严昀,严昀揽着她肩膀低头,下颚轻轻蹭到她头发说许愿吧。

白线看着面前燃烧的烛火,双手放在胸前,心虚的祈祷严昀不要发现不要生气,但说出来的愿望是:“希望所有人身体健康。”

朱灵雯嗤笑:“好土的愿望,像新年我妈妈说的话,你应该许愿‘让严昀多爱我一点’更贴景。”

“她不用许,我自然会更爱她,身体健康才是爱一个人的基本呀,我觉得白白愿望特别好,她说了‘所有人’,包括你在里面,别得了便宜还在这里嘴贱啊。”严昀挑眉警告朱灵雯。

朱灵雯冲他吐舌,白线没有介意朱灵雯的调侃,蛋糕切开分把喜悦分给在场所有人。

严枫接过白线的蛋糕时,手指碰到手指,对她眨了要,但白线没有或者说不敢和他秋波暗送,转身吃下严昀喂的蛋糕,把他忽略彻底,这让严枫有些生气,堵着胸口闷得难受。

回到别墅阿姨已经做好丰盛一桌菜,白线坐在严昀身边严枫对面,他们兄弟一人一句闲聊着,偶尔涉及自己白线才会说话。

也就在严枫喝掉第二杯酒时,白线感到桌子底下有东西碰了碰她的小腿,以为线团钻到了桌下,她还脱掉拖鞋脚尖摸索的训回去,但脚尖碰到的不是毛绒绒的猫,而是另一只脚。

白线慌忙缩回去,被严枫勾住挽留,甚至擦过脚踝滑上小腿。汗毛直立,白线紧张而强装镇定的对严枫皱了皱眉。

严枫眉眼低顺,笑眼温柔包容,就像对弟弟饱含宠爱的眼神一样,他这样看着白线,当着严昀的面,说:“在你出国时,小白偶尔有和我一起吃饭,对吧?小白?”

白线心猛然一跳,看向严昀,严昀也看着她。白线极力淡然的点头解释:“嗯,周五来接线团回小洋楼的时候会在这里吃晚饭,哥哥有时候刚好下班回来就一起吃了。”

小洋楼没有其他人可以照顾线团,上课时间放这里养着,周末再来抱回去是严昀出国之前默认的事情,况且出国之前严昀也曾拜托严枫看管线团,顺带照顾一下白线,他们两个偶尔一起吃饭严昀觉得很正常。

没发现白线因为桌下小腿被他人得寸进尺的冒犯而调整了坐姿,严昀不疑有他,满眼都是她:“要不你搬到这里吧?不用跑来跑去,高三时间紧,刚好有个阿姨照顾你我也放心。”

严枫放下筷子,附和严昀的提议:“是呀,小白需要有人照顾,搬来这里住更好。”

白线不需要其他人照顾,如果她有需求,管家保姆佣人阿姨,想要几个就有几个。严昀单纯为了她着想,严枫的附和更多私欲,白线不愿意,感觉自己在他们的认知中变成了柔弱不堪的小小金丝雀。

假装扭捏害羞,白线在两兄弟的灼灼期许中摇头拒绝:“不了,我喜欢住在小洋楼,我喜欢那里,那里离学校和商场比较近,周末和同学去玩更方便。”

严枫内心狂跳之后遗憾,每个周末和她在一起做爱腻歪的想法破灭,想争取争取,因为自己身份也不能开口。

严昀倒没有觉得失落,他尊重白线的决定,只要她开心快乐就行。

黑乎乎的线团趴在象牙白的被子上,对消失了几个月又突然出现的“爸爸”满脸疑惑,慢慢绕着他走了两圈然后确定他就是失踪已久的爸爸,但是爸爸没撸它几下,就爬过去抱住了妈妈。

严昀埋在白线脖颈处贪婪的嗅着她的味道,双唇又一下没一下的亲着白线脖子,让白线痒痒的躲开又会被他追上来亲:“白白,你好香啊~”

不止香,白线没穿内衣,吊带的睡裙外面披着一件轻薄外衣,严昀赤裸着上身,胸膛压着饱满柔软的双乳,奶头硬立,顶着睡衣,划着严昀皮肤,痒痒的让人欲罢不能。

“我好想你。”白线娇声。

“我也好想你。”严昀趴在她怀中,脸庞贴在她胸口,即使血气方刚也不急躁,而是耳鬓厮磨肌肤相亲,慢慢把思念的空虚填满,才从她锁骨亲起,到下巴,到嘴唇。

“万圣节前夕你发的照片都好性感漂亮,你不知道,我那晚多难受,我做了好多梦,梦到我们做爱,也梦到我穿着给你类似的衣服陪你玩,然后回小洋楼接着做爱……”

白线双手扶着严昀脸庞,以唇去碰他说话时张合吐息的唇,有点痒,舌尖舔湿后咬起来像果冻。严昀沉了眼,吸着气,把小巧粉红的舌尖也吸过来。

趴着的线团因为他们一来一回的接吻游戏站起来,大大的眼睛满是问号,盯着他们伸出又收回的舌头瞳孔都放圆了。

白线脸红了:“你干嘛吗?舔得好痒啊!”

严昀也笑了:“是你先舔的,我就是舔回去……唔,舌头伸出来,像你发给我的照片里那样。”

“不要~”白线欲拒还迎。

“来嘛~就一次,等会儿我也伸给你看。”严昀撒娇哀求,大手圈着细腰,暧昧抚摸:“伸出舌头,吃你下面~”

微张着湿润红唇,白线想了想,慢慢将舌头伸出,再伸长一点,眼帘半敛,愈加色情。

严昀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她,先是期待,慢慢就变成了玩味,最后是欲火下的疯狂,喘息变粗,手掌往上捋,握住一团奶球。

敲门声打破两人快要决堤的欲望,严枫将生日礼物送来。严昀泄气的倒在白线胸口蹭了蹭,抱怨一句后依依不舍的起来,随便套了件衣服去开门,顺带也把喵喵叫唤的线团抱出去。

“给白白的生日礼物。”严枫往严昀身后瞟了眼,门只开了条缝,没有看到什么。

一个绿色的首饰盒子,严昀看着眼熟,拿在手里转了转才想起来,这应该是妈妈的东西:“谢谢哥,我替你给白白。”

严枫点头,还想说什么,严昀已经将门关上:“哥,早点睡,晚安。”

眼前被棕色门板封死,一猫一人在门口站了许久,失神的严枫将同样落单的线团抱回房间。

严昀送给白线的礼物是情侣项链,情侣手表,和一束白玫瑰,严枫送的礼物是个蝴蝶戒指,白色的蝶翼铺满碎钻,很昂贵,戴在手上三指大小。

“这是我妈妈的手饰。”

白线合上盒子:“这么贵重,我不能要。”

“一点都不贵重。”严昀拿过盒子,把戒指取出来戴在白线手上,手指纤细皮肤白皙,她戴着很好看,突然很庆幸又有点骄傲的说:“真好看。我觉得我哥哥特别特别喜欢你。”

白线心咯噔一下,笑容发自内心喜悦的严昀接着说:“我哥哥喜欢你,我妈妈肯定也喜欢你,我真幸运,遇到你。所以礼物收下,等我们结婚,还有很多很多给你。”

提起的心落下,严昀满是爱意的眼睛让白线自行惭愧,心底涌起愧疚与不安,白线抱住严昀:“阿昀,你真好,可不可以永远爱我?”

“当然啦,不爱你,难道爱线团吗?”严昀抚着白线后背,手心游移,走到哪火到哪,继续玩被打断的游戏。

严枫抱着线团坐床头,满脑子都是一墙之隔的房间内正在干嘛——白线是不是流了很多爱液,严昀是不是已经插进白线身体了,白线会不会觉得和严昀做爱比和他做舒服……

想着想着,就像以前在飞机上坐她旁边意淫那样,脑海中交缠的男女变成自己和白线。

睡裤被撑起来,严昀把线团放一旁,将裤子褪下,勃起的阴茎如平地高楼,自己用手撸了撸,没什么意思,在床头抽屉拿出楼梯捡到的蕾丝内裤盖龟头上,看起来,就像新娘盖了头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