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37、丞相的工具人继妻(37)(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正当许时初为继子的亲事忙碌的时候,醉香阁的李掌柜突然来告诉她,她位于京郊附近用来做香料坊的庄子有人悄悄来查探了。

许时初立刻就装作身体不适,把继子亲事的事情都交给了洛长青的人,自己则处理香料坊被人查探的事。

其实许时初的醉香阁并不是第一次被人打上主意,但打探到了香料坊头上却是第一次,因为许时初比较注重保密,做香料坊的小庄子是她避过许多人的耳目买下的,而且这小庄子的位置比较偏僻,庄子上的人也全都是她掌握了卖身契的下人,一面他们被人轻易收买。

但如今这个保密的香料坊却被人找上门来了,这就是个比较大的隐患了,许时初不可能当做不知道,否则她醉香阁这个钱袋子就要被人抢走了。

白天她没法掩人耳目出去,许时初只好找李掌柜了解了一下香料坊的情况,得知他发现有外人来查探是因为香料坊中在仓库存放的各种制香原料全都少了一些份量。

少的份量非常非常少,如果不是李掌柜对重量格外敏感,他可能都感觉不出来,但一种原料的份量少了一点,那可能是工人粗心没调好份量,但如果每一种原料都少了一点呢?那就不可能是工人粗心能说过去的了,除非是工人监守自盗。

那可能是工匠见利忘义想监守自盗吗?仓库里的制香原料是最重要的东西,许时初最开始造这工坊时就规定了工匠不能独自一人进入仓库,一定要有两人或两人以上,才能进入,就是为了避免监守自盗的情况出现。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两人合谋呢?这个可能性也不大,许时初对工匠并不吝啬,这些工匠的工资是他们同行的两三倍,有时候还有奖金,他们不太可能为财铤而走险,毕竟他们的卖身契还握在许时初手里。

外人的威逼利诱?这小庄子位置偏僻,方圆十里没什么人烟,要是有陌生人来了,庄子里的护卫不可能没发现。

因此这就大概排除了工匠监守自盗的嫌疑。

另外,李掌柜还告诉许时初,护卫在庄子外的路边草丛里发现了一只非常浅显的脚印,脚印留下的泥土并不是庄子周围的,因此,他就怀疑这是有外人来了庄子外查探,这脚印就是被暗探不小心留下的。

许时初听了李掌柜这番推论,心下也慎重起来,并决定给李掌柜和那个发现脚印的护卫发奖金,这两人也实在太尽职了,值得奖赏!

了解了大概情况,又让李掌柜保密之后,许时初便回了相府,她打算等到晚上再去自己的香料坊上查查到底是什么人把爪子伸到了她的地盘上来。

夜深人静之时,躺在床上的许时初睁开了眼睛,她悄无声息地换上夜行衣,乔装打扮好,带上工具,便出了相府,宛如一只纸鹞一样,在夜色中飞快地离去。

她如今的内力功夫练得很好,即使在这黑暗中飞速前行也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因此她才会在这大晚上地跑去京郊外的小庄子里查探,并在天亮前回来。

半个时辰之后她就到了小庄子,此时是深更半夜,工匠们自然已经歇下了,护卫们倒是尽职尽责,许时初没有惊动他们,就进入了仓库。

仓库里的制香原料堆得满满的,但一袋袋的都放得整整齐齐,许时初按照李掌柜发现的不对劲的情况,去检查,并没有发现份量减少。

这些制香原料每天在仓库关闭之前都要重新增加到固定的份量,以补足每天所消耗掉的,这样仓库关闭之后制香原料的份量就都是足量的了。

这样看来,只有昨天的份量少了,恰好就被太称职的李掌柜所发现。

许时初没有丝毫意外地没发现暗探的线索,但她并没有灰心,从带来的包裹里拿出一根手指长的线香点燃,然后再从包裹里掏出一只小罐子,小罐子里飞出一只蜜蜂般大小的粉蛾来,那粉蛾绕着线香飞了一会儿,便朝着一个方向飞走了。

许时初掐灭了线香,装回包裹,就悄无声息地追着粉蛾的方向去了。

粉蛾在夜色中并不显眼,但许时初并不是用眼睛看着它追去的,而是闻着它的味道追去的。

能成为香料高手的人都是嗅觉格外发达的,能辨认出千百种味道,许时初也不例外,她嗅觉敏感,加上练了武功,五感更加敏锐,轻功又高,因此能轻轻松松追上这粉蛾。

在黑暗中飞了许久,许时初跟着粉蛾又回到了城里,这是意料之中的,毕竟能打她醉香阁主意的,只有京城中那些能随时关注醉香阁生意的人。

粉蛾带着许时初到了西城,西城是京城的贫民窟,里面住的不是贫寒人家,就是三教九流之人。

弯弯绕绕之中,粉蛾飞入了一户破旧简陋的泥土房里,停留在屋内床上一个人身上。

许时初谨慎地查探了周围以及屋内,发现确实只有这一个人,她便轻身从窗户跳了进去。

而那屋内睡觉的人果然不愧是能去香料坊当暗探的,警觉得很,许时初刚进来,他便清醒了,从床上一跃而起,低喝一声“谁”,就飞速地朝许时初扑来。

许时初轻巧地避开他的擒拿,反身踹向他,跟他对打起来,也许是心中有鬼,不想声张,因此这人连打斗都不敢发出大的声响,生怕吵醒邻居。

许时初也并不想惊动其他人,于是一时之间两人都有些碍手碍脚,不过终究是许时初身手好一些,这人很快便被她揍得倒在了地上。

不等他喊叫,许时初就卸了他的下巴,让他再也喊不出声来。

许时初从床上撕了薄被,把那人绑了起来,确保他没有反抗的力量,便找出油灯,点了灯。

被绑的那人面目平庸,三十多岁的模样,瘦削精悍,正恶狠狠地瞪着许时初,凶悍得很。

许时初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在这屋子里搜查起来,这人只是个暗探,小喽啰,并不是幕后之人,但要从他嘴里问出正确的信息,也需要技巧,许时初并不着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