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27.给操肿的娇气小穴上药(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推荐: 凌虚阁 思路客! 你懂的视频!



*感谢可爱读者@broken1nu投喂的同人图!是相亲相爱(?)的恶役千金和小触手(尤莉卡:达咩!

“唔……”

埋进蓬松宽大枕头的尤莉卡在昏沉困倦中甩了甩脑袋,一缕纤细的棕色发丝蹭得挂到鼻尖上。

眼下悬着青黑的贝西墨掀开从床上顶盖垂下的华美帷帐,呈于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幕,看得他不禁也打了个哈欠。

……话说回来,明明是她自己从学校回来就又莫名其妙一副气得要死的样子,派人叫他马上过来,结果自己等这么一小会就睡着了吗?

应该是那罐重金购入的沼泽玫瑰花粉的后续。

肯定又是他的主人的败北。不过,就算是她也该知道这种自作自受在他这里只会得到毫不留情的嘲讽……那应该还有别的。泽斯殿下应该去找她了,她知道了萨曼诺公爵对舞会下药事件的处理?那确实会气得厉害。

半精灵纤细修长的手指伸向沉睡的少女,捏了捏软绵绵的脸颊。与她可爱、莹润的粉白不同,少年的手在光线照射下苍白得近乎透明。

影魔是在驱使者自己的影子中培育出来的。

与他本人共同分享精力、体力与魔力。自从检测出适应性而被公爵府的仪式师举行影魔的仪式后,他变得嗜睡、更加虚弱,轻易就会感到疲劳。

随着他年龄渐长,影魔在变得强大之外,甚至逐步开始产生自我意识。它是他的“倒影”。

他的情感淡薄,影子则强烈而执着。他最在乎的,影子却想要去摧毁。

……不过这些事,成天四处捣乱给他添麻烦的尤莉卡就没必要知道了。

“做噩梦了吗?”

揉去懒洋洋哈欠中那双琥珀般眼睛中溢出的泪花,黑发的少年在床头俯下身。尤莉卡似乎睡得很不安稳,丝绸薄被下的身体不时轻轻拧动,熟睡中的脸颊上,表情仿佛也在倾诉着苦恼与不满。

“不舒服?”作为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贝西墨轻易看出问题所在。没人敢怠慢公爵千金,按理说就算英格丽德陛下讲述的异界童话中,那位豌豆公主都不能在这张床上挑出毛病来。

他将被子从下方轻轻卷起,首先露出笔直莹白的小腿,腿间不太自然地微微分开,内侧留着红色的指痕与几枚牙印,显然还是新鲜的。

卷起丝绸的手顿了一下,随即将被子盖回原处。不到片刻,离开的人又折返,这次直接将被子与睡袍掀到一旁。

漂亮粉嫩的花谷被撞击得红肿变形,两片柔嫩肉瓣软弱地卷皱在旁,中央小洞勉强夹紧,却还渗着潮润的湿意,在绯红上闪动几点黏腻的晶莹。肉核尤其肿大得夸张,仿佛一直被以口吸吮了足足整个下午似的。肿成这样,无论怎样的姿势,或坐或卧大概都很难不碰到。

刚才应该就是下身的麻痛异样让她睡梦里都不舒服。

所以是今天又和她见面的泽斯殿下?

下手这么重,让影魔悄悄给他找点麻烦也不过分吧?

取出刚拿出来的小盒,里面是新调制好的药膏。动作更加轻柔无声不去惊动她。

他的目光在大腿内侧几排小圆点般的深红瘀痕上短暂停留片刻,拈了一点冰晶般浅蓝的药膏。还没等抹开,轻微外翻的肉瓣刚被碰到,尤莉卡就转动细腰让被操得红肿的小穴从他指下逃开。连眉毛都皱起,表情露出鲜明的不满。

贝西墨又好笑又生气,所以呢,果然王子和侍从就是不一样对吗?穴都被操肿了还不长记性,第二次被吃得更彻底,换成他就连指腹都被她嫌弃粗糙。

他扯过一块最柔软细腻的丝绸蒙上指尖,这回刚划过大腿内侧,就被尤莉卡睡梦中挣动的小腿踢中了肩膀。

“……好吧。”将那块丝绸丢到一边,这回翻身到床上,动作轻盈得连被褥都仿佛没有增加一份重量,贝西墨的声音却明显低沉了一个度,“既然你这么嫌弃,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精灵的体温比人类低得多,半精灵也一样。

托在舌尖上的药膏晶莹剔透,毫无融化迹象,那汪半透明的蓝下隐约映出舌的殷红,竟然在少年的秀美慵懒中添了一份诡异的妖艳。可惜唯一在场的尤莉卡累极了睡得无知无觉,现在把她抱走藏起来估计都醒不了。

舌尖先贴上穴口外的嫩肉,撩拨两下后柔软微凉的唇片凑上去将备受欺凌的肉瓣整个含住,在唇齿间轻柔地磨弄。抹开的冰蓝药膏在湿热发烫的嫩肉上迅速化开,睡梦中的尤莉卡呜咽般呻吟两声。

温凉的唇亲吻完两边的肉瓣,凑得更近,将她细白双腿抬起分到两边。在她战栗的穴口上深深呼吸,向着红肿的花穴埋下头。

更多药膏被舌尖推进连舌都会被紧紧夹住的狭窄入口,轻巧地勾缠往复几次,娇嫩的甬道深处就溢出大股水液。为了不让好不容易上的药膏不被水液冲开,他只好勉为其难将舌推得更深,粗糙的舌面抵住快感中收缩的穴肉。

睡梦中的尤莉卡舒服得连呼吸都在打颤。

和她相反,贝西墨的神情却越来越不爽。

尤莉卡身上不像上次回来那样,沾着精液的腥气,取而代之的是红嫩可怜的穴肉中染上甜美得发腻,浓重黏稠如蜂蜜的花香,将他作为侍从早已熟悉得不能更熟悉,尤莉卡肌肤中透出的极淡香气完全掩盖。

丰厚、芬芳的花香却强势得不可思议,仿佛将小穴整个标记了一样浸透了。

魔药的效力远比正常的药剂强,何况是他专门针对尤莉卡的体质配置的,原本只要涂上一点就可以了。但当贝西墨抽出湿漉晶亮,冰蓝药膏被穴肉完全吸收的舌头后,面无表情地再度旋开那个扁平的小药盒。

这回加上了手指,刻意将抽颤的穴口轻轻扩开,让舌进到更深处。仿佛较劲一般要用药膏苦涩、清新而略带药物辛辣的气息将那股让他不爽的诡异花香完全覆盖。

尤莉卡的小穴实在是又紧又嫩,就连舌在来回抽动中都被夹得酥麻,要不是还要按着她的腿,他早就分出一只手去抚慰高高挺起的胯间。

一想到这里,舌更是用力向甬道深处顶去,仿佛将胯间的冲动也一并发泄。原本舒服得埋在枕头喘息的尤莉卡呜呜地小幅挣扎起来,被他更紧地压住。

……晚了,现在她醒的话,就直接操了她吧。日常睡眠不足又被主人折磨,性格日趋不善的黑发侍从一边舔穴一边暴躁地想着,谁让她上个药都不肯安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